侠客岛:小摊贩占道经营的"小事" 为何中央专门发文?-故宫灵异

作者:棺材发布时间all:2020年05月29日 01:23:27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侠客岛:小摊贩占道经营的

侠客岛:小摊贩占道经营的"小事" 为何中央专门发文?

中央文明办:不将占道经营列为文明城市测评内容

相关推荐

常态化疫情防控形势之下,中央文明办决定,不将占道经营、马路市场、流动商贩列为今年文明城市测评考核内容,推动文明城市创建在恢复经济社会秩序、满足群众生活需要的过程中发挥更加积极作用。眼看夜市排档、饮酒谈天的时节就要来到,这波摊贩经济,真的“稳”了?成都路边摊(图源:锦绣青羊)摊贩摊贩经济历来是城市非正规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,也是城市烟火味的重要标志,它看似不起眼,却是关乎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大事。就拿岛叔所在的武汉来说,当前,整个城市日趋“苏醒”,摊贩经济愈发活跃。约上三两好友到夜市吃小龙虾、喝啤酒,已是很多市民的消遣必备。一座城市若没有摊贩,就没有烟火味,更谈不上城市活力。摊贩经济因为经营成本低、无需纳税,被称为“典型的民生经济”——虽然对城市的财政增长贡献寥寥,却吸纳了庞大的就业人口,为市民提供了灵活而多样化的服务。改革开放初期,为了活跃经济,中国各城市一度鼓励相关单位和市民开墙打洞、摆摊设点。随着国企下岗潮的到来,摆摊设点也成了下岗工人自谋职业的重要途径。一些基层地方政府至今还会为弱势群体提供合法摊点,用于解决其生活困难问题。随着社会保障水平的提高和城市经济的发展,这一“弱势群体的营生”近年来又不乏结构变化:岛叔做过的一项夜市调查显示,摊贩中的弱势群体只占样本群体的三分之一,不少摊贩更愿意将自己定义为“生意人”,收入甚至已高于城市平均收入水平。以摊贩经济为代表的非正规经济,承担着某种“社会润滑剂”的功能,它符合低收入群体和普通百姓的就业需求,也为后疫情时期的社会带来“弹性”。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“通过稳就业促增收保民生,提高居民消费意愿和能力,支持餐饮、商场、文化、旅游、家政等生活服务业恢复发展”。占道经营、流动商贩等业态的“合理生存”,既合于推动消费回升的目标,也在一定程度上使摊贩、农民、中小微企业的生存权与发展权有了更多保障。餐饮商家接受采访(图源:央视新闻)秩序既然是“合理生存”,摊贩经济的再度出场,就需配以严格管理。先说城市秩序方面。占道经营、流动商贩近年来对城市秩序造成的影响确实不小。“自由生长”的摊贩经济构成了复杂的“江湖”,不同摊贩群体为了争夺黄金地段和时间,冲突不断,成了社会治安的“老大难”。自上世纪90年代起,中国各地相继建立城市管理执法队伍,卫生城市、文明城市创建活动也逐渐成为“经营城市”的重要内容。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各地不约而同地对摊贩采取了“驱赶”政策,城管执法冲突屡屡发生。当前,城管执法冲突虽然减少,但并不意味着摊贩经济的内在矛盾已经消失。在维持城市秩序与城市活力之间,有关部门依然进退两难。只不过,无论是城市治理者还是广大市民,都逐渐认识到了摊贩经济的特殊性,并谋求与之“和平相处”。比如近年来双方的“各退一步”:在摊贩经营的时间方面,早上8点前和晚上7点后,在不影响人们正常上下班、且能满足市民生活需要的前提下,城市治理者已适当放宽了管理;相较于城市广场、主要街道等中心区域,流动商贩更多在背街小巷长期驻扎,在城市“创文创卫”期间,有经验的摊贩也会主动配合执法部门,不出来“添乱”。小吃摊占道,城管执法队员劝离(图源:东北网)针对摊贩经济重出江湖,侠客岛微博昨日也发布了话题,岛友留言中有支持,也有不少忧虑:有人忧心食品安全问题:“小吃摊还用不用地沟油,出现食物中毒谁管?”有人顾及城市交通:“开辟夜市,应规划好区域,增加汽车停靠流动性,不是发个告示就完。”有人替市容市貌捏起冷汗:“乱摆乱放,乌烟瘴气,大部分人摆完摊都不搞卫生。”更有常年苦于夜市噪音者心头一紧:“楼下吃客欢乐了,楼上居民恨得牙痒痒!”看来,要让摊贩经济有序发展,既要赋予其合理的存在空间,也要“真刀实枪”地做好长期规制。别“一禁了之”刚走,“放任不管”又来称霸。流动餐饮受宠,家长担心食品安全问题(图源:华商网)形势摊贩管理的根本改变,不仅要靠微观执法技术来实现,更需要宏观政策规划的引导。当前,疫情给城市服务业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。一方面,正规经济面临房租、人力成本压力,在吸引市民消费方面遇到一定阻碍;另一方面,非正规经济的灵活性日益凸显,一些摊点因临近街面、靠近公共空间,更易恢复经营。此番形势也给城市精细化管理带来全新挑战。此前,针对摊贩经济的管理政策主要由各城市独立制定,有些城市严格限制摊贩经营,有些城市持开放政策,多数城市因地制宜、疏堵结合。中央文明办提出不将占道经营、流动商贩等列为今年的文明城市测评考核内容。对于各城市而言,如何落实这一政策,则需要仔细思量。如果今年不考核,进而放开摊贩经济,明年又要纳入考核,怎么办?基层最怕折腾,不仅市政部门无法适应,市民也不适应。因此在非常时期过后,最好还是把治理摊贩经济的主动权交还给各城市。各地结合既有政策及现状,做出合乎实际的调整,尽量保持政策稳定,才能使“保民生”的初衷落到实处。此外,这次的政策虽为“因时而变”,但未必不是有关方面反思、改进工作的契机。“路边摊”存亡之外,城市管理更应化粗放为精细,化“朝令夕改”为“为长远计”。归纳总结过往的“槽点”,多讲一些整体性、人情化的管理思路。比如,既然要支持流动商贩回归,那建立区域疏导点,有疏有堵,不就能让城市的毛细血管更发达、也不糟心?毕竟,只有非正规经济足够发达、健康,城市才有活力;只有城市管理的脉搏更稳、更近“人情”,大家才会感受到更多温度。

本文来源:侠客岛




世界地震整理编辑)

侠客岛:小摊贩占道经营的"小事" 为何中央专门发文?相关新闻

专题推荐